ENG
 

建築給自己的開心

報紙裏,又提供了一年一度的什麽開心指數調查,包括那個區域的開心指數高一些;那種性別、住戶型的人口開心一點之類。一年前,我已經對當時的開心指數寫過評論了,當時大概是說‘有錢的未必開心’,開心與否要看個人的價值觀來。

事隔一年,觀點依舊,不過倒是覺得在社會裏抱怨的人多了,感恩的人少了;特別感覺到人民高興不高興的兩極化,因為貧富非常懸殊;倒是出來結果是香港開心指數原來有所提升;這樣子的結果,我信 —— 因為我想信,希望更多開心人就是。

我認為,每一個人都擁有點開心元素、一點不開心的元素,只是看是那魔鬼或那天使的力量比較強來。調查以‘開心’來問,估計是有點籠統的,因為真的要看當時的天使或魔鬼在作崇。開心與否,我覺得只要那個開心不是建築在別人的痛苦身上就是;這些調查有時候反而顯得出來一種‘故意的調撥,故意的階級區分’;到頭來最不希望就是那些仇富的人說:‘南區開心指數不夠高,抵死啦’之類的分化言論;更加不想那些私人樓的中產埋怨:‘居屋人士當然開心點來,因為他們不用像我們這樣子背著沈重的房貸’之類;你恨我,我恨你這樣子。

真正的開心,的確是自己評價的,也關乎個人的要求吧。我相信,住在南區,或比較好的區域的人,對自己要求高一點,所以才會把開心指數調得低了點,因為認為還能抓多一點開心;相反,一些普通階層的人,根本不知道最開心是什麽,所以就表示‘開心’;‘開心’與否這把尺,該是自己幫自己量度的吧。

50歲以上的女士最開心,一個不錯的結果;現在天天經過公屋、居屋林立的港鐵沿線,的確看到很多‘開心’,比如,在早上已經聽到有50歲以上的婦人打電話給家人,表示今晚會弄什麽的菜式來;有帶著孫兒等上路,不停在路上講東講西的老年夫婦;他們的眼光圈子就是吃什麽、喝什麽、家人開心我就開心的簡單要求,相對走到中環港島線,或是專門帶香港人北上的羅湖、落馬洲線,每每就是忙著處理業務,抱怨生活的牢騷人來。我又會想,那些平凡50歲以上的開心女士,開心是否因為生計已經交付伴侶或孩子,所以比較少煩惱?如此說,會不會是‘她們活得快樂,其實就是她們身邊的人活得有壓力?’,如果是這樣子,不就是‘她們的快樂建築在他們的痛苦身上嗎’?不過,人的確是個群體來,一家人裏每人擔當著一個角色來,開心與否會受到傳染的,所以只要一個人每每不開心,自然會影響身邊人的情緒;而如果有成員比較樂天,也會把樂天渲染其他人 —— 因此,無論如何,我還是希望越來越多開心50歲以上的樂天人,感染大眾就是。

作者:水羽火

 
4B, Valiant Commercial Building, 22-24 Prat Avenue, Tsim Sha Tsui, Kowloon.
Tel: 852-6409 3167 , 852-9544 6987 Fax: 852-3012 2801 E-mail: dradriantong@gmail.com
Copyright © 2012 Dr. Adrian Tong Professional Counselling & Psychological Practice